手機掃一掃

老 村
發布日期︰2020-05-22    作者︰于科    
0

老村老了,老的有點不像話了,本就寂靜的老村,因為年輕人的相繼離開而變得更加沉寂。

不過以前,老村不是這樣的,老村的人們有他們的習慣和生活習俗,老村也有它的清晨和傍晚,老村更有它獨特的魅力所在。

清晨,當陽光普照村莊的時候,人們從睡夢中醒來,開始一天的生活,早上的村莊是安靜的,家家戶戶在洗漱完畢後,都會不約而同的拿起工具向田間走去,開始一天的勞作,田地就是村莊人工作的崗位,每家人都精心地呵護著自己的田地,賣力地把它經營好,一邊勞作一邊聊著村莊里發生的大大小小的事,直到飯點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手里的工具。

午間的村莊是熱鬧的,鄰家的老者開始了自己喜歡的活動,或下棋、或聊天;年輕人則忙著家務,不忙時偶爾打打麻將、玩玩撲克;孩子們則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進行著各式各樣的活動,雖然玩具都很簡陋,但歡笑聲時長響徹在村莊的每個角落。

在猝不及防的時候,黑夜邁著細碎的腳步佔領了全村。就像女人細碎的腳步,一生都是那麼小心翼翼。電視機唱著永恆的調子,愛听秦腔的爺爺定格在戲劇頻道。人們扯著一些家常閑碎,也都慢慢回去了。夜的衣袍終于覆蓋了全村。人們睡著了。千百年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一直是被默默遵守的準則,盡管電燈早已普及,人們還是按著父輩的軌跡走向未知的每一天。

老村就這樣周而復始地運轉,每天的日子,在和小伙伴的嬉笑打罵里度過。打架是常有的事,過後也都忘了。最怕把衣服搞髒,否則讓大人洗的時候總免不了被罵幾句。我們在麥地里干過許多“壞事”,至今猶在昨日。走在路上,時不時能看見牛羊走過,後面則跟著淳樸的趕羊人。老家後院還養著豬、羊、雞、和貓,他們在我的童年里都曾扮演過重要的角色。

老村還有一口井,據說是當時村人自己挖的。在炎熱無聊的午後,我常看見鄰家的婦人肩挑一只扁擔,急速去打水,又急速地走回來。鄰村還有一只抽水機,是那種古老的按壓式,一開始我還不會用,在學會後每每使用,總有一種奇異的感覺。總是想到,這東西遲早會淘汰,成為時間流逝的一個印證。

要是恰巧到了雨天,村里就熱鬧不同往日了。這讓雨中的老村,帶上了幾許淒涼。一次恰巧在雨中造訪,被那綿綿的雨打的年輕火熱的心幾乎要想返回。還沒有邁入城鎮化的老村,卻因為雨天先有了城鎮的冷漠和蕭索。

後來的後來,家鄉的路修了,就連每家每戶的院子里都鋪上了方形的磚,“晴天一腳土,雨天一腳泥”再也不見;通了自來水,用上了太陽能,再也不用挑水,水井和壓水機消失了;麥田被征收了,要蓋成樓房也一直沒有消息,後來村民們自己蓋了雙層小樓;人們有了其他收入,賣貨郎和趕牛羊不見了。

在時代的發展中,雖然老村經過幾番變化已沒有昔日的樣子,但它正在新的姿態矗立于世。(韓城公司 于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