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掃一掃

漫游曲江池 尋味唐文化
發布日期︰2020-05-18    作者︰楊巧霞    
0

周末最愜意的一件事,就是清晨在曲江池漫步。

走在松松軟軟的健身跑道上,打開喜馬拉雅,听康震老師講古詩詞。其中最喜歡的,還是唐朝的詩。

听康震老師講,在大唐,每到暮春,詩人們就三三兩兩的約著出來,看一看曲江池的垂柳,游一游杏園,賞一賞鮮花,作詩賞景,詩人們本身就是一副絕美的畫卷。

剛入春的時候,清晨漫步在曲江池的湖邊,還有絲絲的寒意。看著湖中的鴨子在悠閑的游著,不免感慨,真是“春江水暖鴨先知”啊。意識到這句詩是宋朝的詩人甦軾寫的,但此時用到這里也是非常合適。忽又好奇,大唐詩人酷愛游曲江,一定留下了不少美好的詩句吧。于是上網搜索,果不其然。

杜甫寫《曲江二首》︰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頭盡醉歸。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傳語風光共流轉,暫時相賞莫相違尤,其是“穿花蛺蝶深深見,點水蜻蜓款款飛。”簡直太生動、太傳神了。走在池邊,隨時都能看見穿花蛺蝶和點水蜻蜓。

品著這些傳世千年的經典詩篇,再看看路邊的千姿百態的雕塑。真有一種重回盛唐的感覺。

曲江池最吸引我的,還是白居易《長恨歌》的雕刻牆。牆的正面是唐明皇和楊貴妃愛情故事的雕刻,牆的背面是《長恨歌》原詩。白居易贊美了楊貴妃絕世之美︰“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道盡了唐明皇對她的寵愛︰“後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歌頌了他們的淒美的愛情︰“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但是最終還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每次看,每次都會感慨。在“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封建時代,一個女子,竟然因為自己的美貌,在歷史上影響如此之大,這是怎樣的絕代芳華。但是在另一面,楊貴妃應該感謝白居易,我們所有人都應該感謝白居易。偉大的愛情故事,由偉大的詩人,寫成了偉大的詩篇,因而才得以流傳千古,讓後世經久傳頌。如果不是白居易,恐怕他們的愛情故事,在人們的心目中,會大打折扣吧。

站在現代的地標,品味著大唐的文化。有時候心里自問︰我們的祖輩留給我們不朽的文化瑰寶,“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等我們終究也成為歷史的時候,我們又會給後世留下什麼呢?(韓城公司 楊巧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