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掃一掃

清明寄思
發布日期︰2020-04-01    作者︰趙亞紅    
0

清明寄思

提起清明,總有太多的感懷,有希望,有悲痛,有敬畏,還有諸多遺憾和思念。

在幼小的記憶中,清明這個時節是耕種希望的時節,因為老家有句諺語“清明前後,栽瓜點豆”。每到這個時候,媽媽就會在房前屋後種上玉米,行間點滿豆角,等到豆角苗長起時,便攀上玉米稈,省去搭架子的麻煩。寬闊處,栽上菜瓜幼苗,培上家肥,澆足水。待到夏天時,玉米桿身一米多高,遠遠望去像一座綠色的城堡,充滿了誘惑和遐想,鑽進去,還可以收獲鮮嫩的豆角和菜瓜,變成桌上美食,給兒時簡單的生活,頻添許多樂趣。每到清明,我便同媽媽一起種下美好的希望。

稍大點,清明就是爸爸一錘一錘地打紙聲,讓那一沓沓白紙變成一串串連起來的銅錢,然後再小心翼翼地一張張分開,裝到籃子里,帶上媽媽炒好的雞蛋,泡好的清茶,準備妥當的香、煙、紙、火,提上鐵鍬,跟著爸爸、哥哥爬上住著爺爺奶奶、太爺爺太奶奶的山地。清除一年來墳頭上長滿的野草,培上新土,壓上紙錢,焚燒香、煙、紙、火,給他們送去春天的問候,親人的惦念。這個時候,爸爸會比以往更加沉默,但是年幼的我並不清楚他內心真正的悲痛——幼年喪父,少年喪母。

上學了,清明便是胸前的小白花,高年級同學抬著的大花圈,烈士陵園一排又一排整齊雄偉的墓碑,老師敬畏哀痛的致辭,更是先烈們英勇無畏的不朽事跡,感人肺腑、催人奮進。每每這個時候,氣氛是說不出的莊嚴肅穆,常常讓我們這一群群小小少先隊員情不自禁地行禮致敬,許下要為祖國的四化建設做貢獻的誓言,以追懷先烈們忘我的犧牲精神。

長大後,清明成了一段段回不去的擁有,追不到的相思。隨著年齡的增長,或多或少會有成年人言不清、道不明的憂傷。清明時節,伴著絲絲細雨、悠悠牽掛愈發地難過。有時候真的分不清是掛懷已逝的親人朋友,還是惦念逝去的年華不能重來,亦或是嘆息人生百變、世事無常。一場無由的病毒,讓人變得更加敏感脆弱,神經仿佛變成了縴細的琴弦,時刻緊繃著,怕稍有不慎,徒留遺憾。

好在兩個多月的奮戰,結果慢慢與我們的預期迎合。我們該慶幸,生在中國,災難來時,可以八方支援、同舟共濟。我們該感謝,醫者仁心,不畏生死,與時間賽跑、與死神博弈。我們該歡欣,病毒與我們逐步漸行漸遠,只要我們小心,一切將趨于正常。然而,讓人久久不能釋懷的是,還是有那麼一些人為了大家的安康,舍棄了小我,從此,與親人永不能相見。要知道,他們走時那麼的突然,一切都沒來得及安排,還有那麼多的不舍和牽掛,不知道此時可安心?

燕子來時新社,梨花落後清明。又是一年清明時,幾多情,無處說,春風解語,寄去我們深深的思念,飛絮落花逝韶華,唯願您所願,祖國安泰,人民康健!(龍鋼公司 趙亞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