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掃一掃

清明寄意
發布日期︰2020-04-01    作者︰王艷婷    
0

臨近清明,春雨連綿,我的心情也跟著春雨沉浸在愁緒之中,想起了奶奶步履蹣跚的身影以及那雙滿是繭子的手,小時候我總是會問為什麼奶奶的手這麼粗糙,她總是笑著回答我,家里孩子多,農活做得多。每次牽奶奶的手,那樣的觸感總是讓我感覺到溫暖,充滿幸福,至今難忘,成為我一生都難以磨滅的記憶。我多想再牽一次奶奶的手,哪怕一次都好。

羊羔跪乳,烏鴉反哺。如今再次推開房門的時候,總是希望奶奶依然在家中忙碌,照顧我們生活起居,在平凡日子里享受點滴溫暖,享受獨屬于她的天倫之樂。奶奶一生並不平順,父親、姑姑早早離世,二叔多年杳無音訊,對于子女的那份思念總是存在于奶奶沉郁的神色和若有所思的眼神之中,于是她將對兒女的關愛更多投身到我們身上,希望我們能夠感受到親情之愛,祖孫之暖。

年幼時我身體羸弱,多有病癥,總是奶奶護送照看。還記得在某個暴雨滂沱的深夜,我突發高燒,奶奶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心中著急。她知道要盡快把我送往醫院,但要攀山越嶺,深夜前行,危險不少。奶奶沒有絲毫猶豫,迅速將我放在木板車上,弓腰拖著木板車在山間行走,雨水淋濕了全身,道路泥濘難行,無法看清前路方向,奶奶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在我意識模糊之時,朦朧間看著奶奶冒雨奮力拉車的背影,那個畫面我終身難忘,也是因為這次,奶奶的風濕病再次加重,每當下雨之前總會隱隱作痛。後來,我隨母親、弟弟同住一起,離奶奶相距百里公路,舍不得花錢坐車,奶奶一次又一次拖著患有風濕的病腿,蹣跚爬過百里山路,只為看一看孫子孫女。每次一見面,她總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攢下的僅有的一點積蓄給我們,生怕我們吃不飽、穿不暖,生怕我們受委屈。時過多年,我還是不敢去想這來回的百里山路,奶奶走得有多艱難,不敢去想這些年,奶奶過得又是什麼樣的日子。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年幼的我在奶奶的庇護下長大,在奶奶的懷里度過了幸福的童年,但是當我想要用雙手為奶奶的晚年生活帶來一些美好的時候,奶奶卻離我遠去,成為了我終生的遺憾。去年臘月二十八,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日子,那時的她拖著疲累的身體在病床上強撐著不肯離去,看著我們童年的照片等著我回來,只為看我一眼,我匆匆趕回家,卻只陪了奶奶一夜時間,那時的我只能強忍著眼淚,故作堅強,緊緊握住她的手,希望她安心。那一晚,我坐在她身旁陪她說話,其實她已經有些意識不清,听不太清楚,但是只要我在她耳邊說話,她總是輕微點點頭,含糊地說著什麼,後來我才發現她是在叫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奶奶離世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景色並沒有什麼差異,看著身邊行色匆匆、趕路回家的行人,那一刻,我才知道奶奶在的地方才是家,我從此失去了那個溫暖而幸福的家。

如今,每次坐在窗前,我都會想起奶奶的那一句叮囑︰“注意身體,早點休息。”而今,我依然未能接受奶奶去世的事實,彷佛奶奶又會站在我背後,拍拍我的肩膀,然後讓我早點睡覺。清明時節雨紛紛,也許每一場春雨都蘊含著奶奶對我的關心,提醒我多穿件衣服,不要著涼,同時也寄托著我對奶奶的思念,如絲如訴,緩緩流淌在回家的路上。(漢鋼公司保衛部 王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