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掃一掃

記憶中的冬天
發布日期︰2019-12-31    作者︰楊 妮    
0

早晨,走下樓,天地間彌漫著灰蒙蒙的霧氣,像蒙上了一層銀色的面紗,能見度不過四五米的樣子,隱約中廠車慢慢從遠方駛來。坐上廠車,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頭頂暖風吹下,讓人不由想打盹,看著窗外,思緒一下子回到小時候……

我家住在渭北平原的農村,一到冬天,北風呼嘯,天寒地凍,隨處可見光禿禿的樹,枯萎的小草;而唯有一望無垠的麥田成為了死寂的冬天獨特的風景,麥苗頑強的生命力告訴人們︰冬天來了,春天已經不遠了!

小時候,冬天的早晨,水管、地面,水缸到處可以看到厚厚的冰碴,滴水成冰是常態。小孩身上穿著手工棉衣棉褲,手腳照樣冰涼,上下學走在路上,即使包裹得只剩下兩只眼楮,狂風肆虐,吹在臉上就像刀子劃一般疼痛,刮在身上瑟瑟發抖,手上的凍瘡炫耀著寒冷的厲害,遇到天氣回暖,奇癢無比。即使這樣,孩子們還是最喜歡下雪天,遇到下雪,到處白茫茫一片,上學途中踩在厚厚的積雪上感覺軟綿綿的,同時發出“咯吱吱”的響聲,有的時不時用樹枝畫著各種圖案。課間變成了孩子們最快樂的時間,三五成堆打雪仗,調皮的男孩子還會將捏得瓷實的雪球偷偷放進其他同學的後背。放學回家路上,下坡路段被孩子們溜得發光發亮,走在上面,格外小心,否則就會坐上“冰飛機”滑下,直到坡段過後很遠才緩緩停下……

小時候,放寒假,早上睡到早飯時間才依依不舍離開暖和的被窩,起身洗漱吃完飯後,一群孩子在村頭的空地里跳皮筋、編花籃、老鷹捉小雞、捉迷藏、滾玻璃球、打沙包……伴隨著孩子們歡快的笑聲,媽媽嬸嬸們則坐在南牆下一邊取暖諞閑傳,一邊織毛衣、做布鞋。到做飯時間,相約吃飯後的聚集點,才紛紛起身回家做飯,飯做好了,一聲高喊︰“回家吃飯了。”孩子們聞聲後,各自回家端上熱氣騰騰的湯面,“哧溜哧溜”快速下肚後,立馬頭也不回地奔向小伙伴們約定好玩耍的地點繼續瘋玩著,直到夜幕降臨才意猶未盡地奔向家的方向。

冬天遇到大雪封路,一家人依偎在燒熱的土炕上,母親穿針引線,衲鞋底,忙碌著家人過年的衣服和開學的新鞋,孩子們則圍坐在火爐旁烤著紅薯和焦黃的饃片,一會兒屋內飄香的味道讓人垂涎三尺,待烤好,一家人品嘗著精心制作的美味,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還時不時望著窗外雪花漫天紛飛,像精靈般在空中漫舞,心里焦急期盼著雪花停止飄落,雪後,看著銀裝素裹的白色世界,陽光出來,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此時大人們則用鐵鍬、掃把清理著道路上厚厚的積雪,望著麥田里鋪上了白色的地毯,臉上露出“瑞雪兆豐年”的喜悅,想象著冬灌的麥苗在來年春天“嗖嗖”長高的樣子,就像已經看到了來年五谷豐登的景象。孩子們像脫韁的野馬一樣滿世界奔跑,找到積雪最厚的地方開始打雪仗,盡情發揮著豐富的想象力堆雪人,甚至將自己的圍巾手套貢獻出來精心裝扮著雪人,遠遠望去,形象逼真,一時間孩子們歡樂的笑聲回蕩在銀白的世界飄向遠方……

記憶中的冬季一去不復返,懷念孩童時代特有的紅臉蛋和家人其樂融融的場景。如今的冬天,已不再是記憶中的冬天,在單元房里享受著地暖,穿著春秋睡衣,甚至有的穿著短袖,根本感覺不到冬天的到來,似乎少了冬日應有的儀式感……

廠車到站後,開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順著人流走下車,抖擻精神朝辦公樓走去,準備開始新一天的工作……(龍鋼公司 楊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