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掃一掃

母親的毛衣
發布日期︰2020-01-02    作者︰付志懷    
0

又一年的深冬不期而至,添衣保暖成為北方人不變的習慣,而每每這個時候我總會取出那件穿了很多年的毛衣來,把它套在身上用來保暖,不是因為這件毛衣有多好看和時尚,只因那是母親大病前送給我的最後一件手工衣物,所以我倍加珍惜。

在自己衣櫃里也有一些衣服,基本都是買了穿,舊了扔,扔了再買,但唯獨這件始終帶著母親溫暖的毛衣我始終沒有舍棄,還好自己這些年來“身材”沒有大的變化,而那件本來就織的較大的毛衣每一年冬天穿著都很合身。

打開記憶的匣子,我都清晰地記得,那是我考上大學時母親利用農閑時間幫我織的毛衣,從那年的冬天開始,它每年冬季都會出現在我的身上,這是一件灰白色的毛衣,具體已記不清用了幾斤毛線織成,但織衣用的時間我卻清楚的記得,從我拿到錄取通知書起一直到十月一,差不多三月有余,是母親起早貪黑後的成果。

母親那一代人,由于生活年代所限,除了要會種植莊稼,從小就要學習織衣、縫補、做布鞋等針線活,母親也不例外樣樣都會,從我出生到讀高中以前,基本上身上的衣物都是出自母親的手,只要有時間母親基本都在做針線活,並根據季節的變化來做薄厚不一的衣物,一年下來每人都要做兩套以上,由于家庭人口較多的原因,一年到頭母親基本就沒有休息過,干完田地里的活就是針線活,一做就是幾十年。

織毛衣也是母親的拿手活,在確認好顏色後,去集市上購買需要的毛線,然後拿出必備的毛線針,根據尺寸大小進行穿針引線,按照片進行織,最後把對應的片合起來就是一件完整的毛衣,但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比較難,有時候一不小心把針數記錯了,就需要拆了重新來,一件完整的毛衣織下來,斷斷續續耗時都在一月以上。小時候我就經常看見母親為了趕織毛衣、毛褲、手套等,在微弱的煤油燈旁和十五瓦的燈泡下進行織衣,很多時候我都睡了一覺醒了還看見母親坐在炕頭上,身上披著一件衣服聚精會神地為家人織衣。那時候我也不太理解母親,為什麼要織的那麼晚?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才懂得了因為農活較多,白天母親能安心坐下來織衣的時間實在太少,又為了讓家人在冬季能穿上毛衣而不被凍著,她就不考慮自己的身體和睡眠的時間加班加點。

在自己懂事的年齡,我也經常勸阻母親要注意休息、注意身體,在穿衣上我也更加的懂得珍惜,讓一件衣服的壽命更長,減少母親的工作量,但一生勞累的母親當時答應了,過後又一如既往的忙碌,直到身體累壞了、累病了、累垮了,她才無可奈何的放下了幾十年的針線活。

現在母親老了,雖然她的身體也在恢復當中,但她那孱弱的身體早已沒有了年輕時的干勁,再也沒辦法拿起她那心愛的針線活。于是母親送給我的那件毛衣也就成了我的珍品,無比愛惜。

隨著科技的發展和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現代生活中我們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機器加工為主,手工制品越來越少,而在冬天里保暖衣和羽絨服更是很多人穿著的第一選擇,但每年的冬天,我都對那件母親織的毛衣情有獨鐘,每每穿在身上,在寒冷的天我也不怕,因為母親織的毛衣里有一股暖流始終存在,溫暖著我的身體,讓我健康的走過一個又一個冬天。(韓城公司 付志懷)